扇貝“大逃亡”真相:證監會出動北斗衛星!獐子島只被罰60萬 扇貝:還我清白了 2020-06-28 08:52 中國基金報
分享到:
科德投資APP
方便,快捷 手機查看科德咨詢 尊重咨詢共享財富
  •  扇貝跑了,扇貝死了,A股臭名昭著的獐子島終于迎來“扇貝去哪兒了”最終季,證監會果斷出手,借助北斗導航衛星破解“扇貝之謎”,一連串“彌天大謊”被揭開!

      截至6月24日收盤,獐子島股價下跌1.29%報3.06元/股,總市值21.76億元。

      證監會借助北斗衛星找扇貝

      24日下午,證監會官網發文,依法對獐子島公司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案作出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決定,對獐子島公司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罰款,對15名責任人員處以3萬元至30萬元不等罰款,對4名主要責任人采取5年至終身市場禁入。

      基金君列了幾個重點給大家看看。

      1、對獐子島公司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案作出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決定,對獐子島公司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罰款,對15名責任人員處以3萬元至30萬元不等罰款,對4名主要責任人采取5年至終身市場禁入。

      2、獐子島公司在2014年、2015年已連續兩年虧損的情況下,客觀上利用海底庫存及采捕情況難發現、難調查、難核實的特點,不以實際采捕海域為依據進行成本結轉,導致財務報告嚴重失真,2016年通過少記錄成本、營業外支出的方法將利潤由虧損披露為盈利,2017年將以前年度已采捕海域列入核銷海域或減值海域,夸大虧損幅度

      3、公司還涉及《年終盤點報告》和《核銷公告》披露不真實、秋測披露不真實、不及時披露業績變化情況等多項違法事實,違法情節特別嚴重,嚴重擾亂證券市場秩序、嚴重損害投資者利益,社會影響極其惡劣。

      4、證監會借助衛星定位數據,對公司27條采捕船只數百余萬條海上航行定位數據進行分析,委托兩家第三方專業機構運用計算機技術還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實航行軌跡,復原了公司最近兩年真實的采捕海域,進而確定實際采捕面積,并據此認定獐子島公司成本、營業外支出、利潤等存在虛假。

      5、證監會一貫重視科技執法工作,在案件查辦過程中充分利用現代信息技術優勢,對相關數據進行深入分析挖掘,運用新技術、新手段查辦了包括信息披露案、操縱市場案、老鼠倉案等多起大案要案,有力地打擊了證券市場違法行為。隨著大數據、云計算等技術的廣泛應用,證監會稽查執法工作將更加智慧、更加高效、更加精準,證券市場違法違規行為必將無處遁形。

      證監會調查發現了獐子島的另外兩個違法事實。

      一是通過定位數據查明獐子島“秋測”存在虛假記載。

      2017年9月,獐子島披露了《關于開展2017年秋季底播蝦夷扇貝抽測的公告》,2017年10月25日,獐子島披露了秋測結果,即按原定方案完成全部計劃120個調查點位的抽測工作,對135萬畝海域的庫存進行預估,公司底播蝦夷扇貝尚不存在減值的風險。但調查人員結合衛星定位數據發現,抽測船只在執行秋測期間并沒有經過其中60個點位,船只根本沒有在這些點位執行過抽測。公司故弄玄虛,憑空捏造“抽測”數據,掩蓋自身庫存資產問題。

      二是延遲披露重大事項。

      2018年1月初,獐子島財務總監勾榮就知曉公司2017年凈利潤不超過3000萬。之前獐子島一直對外聲稱,2017年的盈利預估在9000萬至1.1億元之間。勾榮還向獐子島公司董事長吳厚剛匯報了此事,這屬于應當在2個工作日內披露的重大事項,但是獐子島并沒有按規定時間披露,直到1月30日,業績變臉的公告才對外披露,對投資者產生了誤導。

      專家介紹,北斗衛星導航系統是我國自主建設,獨立運行的衛星導航系統,其數據具有很好的時空特征,民用定位數據的精度在10米以內,能夠記錄漁船位置、航速、航向等。這一系統在調查中的創新性運用,讓獐子島自以為隱蔽的造假手段暴露無遺。

      調查組登島求解扇貝之謎

      船上導航成調查突破口

      據新京報報道,證監會調查發現,獐子島公司的每艘作業船只上,都裝有北斗導航系統。這一裝置的本來用途,是漁政部門為了預防船只在海上相撞而要求配置的。有了北斗導航,每艘船只的航行路線將會一目了然。

      能否通過導航得到獐子島扇貝船實際采捕的面積?調查組立即著手分析了解導航數據包含哪些信息,通過技術手段還原了扇貝捕撈船的航跡圖,為確保精確,調查組又聘請了中科宇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科宇圖”)和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東海水產研究所兩家機構,分別對獐子島扇貝船只的導航數據進行還原。

      結果顯示,兩家機構經科學分析得出的獐子島扇貝船采捕軌跡的還原圖高度接近,幾乎沒有差別。與此同時,經技術還原的兩張圖,與獐子島公司賬面記錄的情況相差甚遠。

      對于證監會的調查手法,吳厚剛曾對媒體表示“不能僅憑一個籠統的脫離生產作業實際而做出的航跡圖斷定做假”。

      知情人士透露,證監會此次調查,所用于還原采捕面積的導航數據軌跡全部屬于獐子島公司的扇貝捕撈船,由于不同的作業特征,漁船作業和扇貝捕撈作業的航行軌跡是不一樣的,不是屬于扇貝捕撈作業的軌跡,在分析時都已去除。

      上述知情人士認為,北斗導航還原出來的軌跡是最真實的,導航客觀上記錄的數據無法更改,這比任何人工書寫或輸入的數據都更為準確。“一開始沒有人意識到導航數據可用于還原采捕面積的情況,也就沒有人想到造假,這樣的數據是最真實的。”

      在獐子島一案中,海產養殖行業“肉眼不可測”的天然調查屏障,最終被數十顆導航衛星突破。

      肆意操縱財務報表,寅吃卯糧

      2016年,獐子島公司已經連續兩年虧損,當年能否盈利直接關系到公司是否會“暫停上市”。為了達到盈利目的,獐子島利用了底播養殖產品的成本與捕撈面積直接掛鉤的特點,在捕撈記錄中刻意少報采捕面積,通過虛減成本的方式來虛增2016年利潤。

      調查發現,獐子島捕撈面積的多少由公司負責捕撈的人員按月提供給財務人員,整個過程無逐日客觀記錄可參考,財務人員也沒有有效手段核驗,公司內控嚴重缺失??蓪嶋H上公司采捕船去過哪些海域,停留了多長時間,早已被數十顆北斗衛星組成的“天網”記錄了下來。

     調查人員正是利用客觀的衛星定位數據,還原出獐子島公司采捕船實際捕撈軌跡圖。

    調查人員還聘請了兩家專業的第三方機構分別對衛星定位數據進行作業狀態分析,對捕撈軌跡進行還原并計算面積,三方分別還原出來的捕撈航行軌跡高度一致。

      通過對比:2016年,公司實際采捕的海域面積比賬面記錄多出近14萬畝,這意味著實際的成本比賬面上要多出6000萬元人民幣,這6000萬元成本都被獐子島公司隱藏了起來。

      調查人員還發現:獐子島在部分海域沒有捕撈的情況下,在2016年底重新進行了底播,根據獐子島成本核算方式,重新底播的區域的庫存資產應作核銷處理,又涉及庫存資產7111萬,需要計入營業外支出視為虧損。

      通過這兩種方式,獐子島成功地在2016年實現了所謂的“賬面盈利”,成功摘帽,保住了上市公司地位。到了2017年,獐子島故技重施,再度宣稱扇貝跑路和死亡,借此消化掉前一年隱藏的成本和虧損,共計約1.3億元。這種乾坤大挪移,把2016年的成本和損失移轉到2017年的做法,是典型的“寅吃卯糧”,操縱財務報表的行為。

      抽測數據造假,蝦夷扇貝庫存成迷

      獐子島在2017年披露的《秋測結果公告》中稱,公司在120個不同點位進行了抽測。但衛星定位系統數據顯示,抽測船只在執行秋測期間并沒有經過其中60個點位,這說明抽測船只根本沒有在這些點位執行過抽測。獐子島故弄玄虛,憑空捏造“抽測”數據,掩蓋自身資產盤點混亂的問題。

      戲精獐子島

      2014年起,獐子島家的扇貝經歷了集體“出逃”、“餓死”之后,在這6年間一再上演曲折驚奇的、來來回回的“精彩續集”。

      2014年10月

      獐子島的扇貝“突然跑了”,震驚整個A股市場。獐子島集團公告稱,公司進行秋季底播蝦夷扇貝存量抽測,發現存貨異常,公司因此第三季度虧損7.63億,而虧損的主要原因是北黃海異常冷水團等。

      2018年2月

      到了2018年,獐子島的扇貝又因“餌料短缺,長期處于饑餓狀態”,以致于“餓死了”。2018年2月,獐子島公告稱,對底播蝦夷扇貝進行2017年末盤點時,發現存貨異常。經海洋牧場研究中心分析判斷,降水減少導致扇貝的餌料生物數量下降,養殖規模的大幅擴張更加劇了餌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溫度的異常,造成高溫期后的扇貝越來越瘦,品質越來越差,長時間處于饑餓狀態的扇貝沒有得到恢復,最后誘發死亡。

      2019年4月27日

      獐子島發布一季報,公司一季度虧損4314萬元,理由依然是“底播蝦夷扇貝受災”,俗稱“扇貝跑路”。

      2020年5月

      “國家部局組織的專家調研組認為:近期獐子島底播蝦夷扇貝大量損失,是海水溫度變化、海域貝類養殖規模及密度過大、餌料生物缺乏、扇貝苗種退化、海底生態環境破壞、病害滋生等多方面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

      戲稱:扇貝游走了,扇貝回來了,扇貝餓死了,扇貝這回水溫不好,喝死了。

      獐子島的扇貝,我們真是是看著你的連續劇長大的!

      監管層嚴打財務造假

      近期監管層在陸家嘴論壇上表示,強化對市場中介機構的監管,大幅提高對財務造假等違法違規行為的打擊力度,加快推動證券代表人訴訟機制落地,更好保護投資者利益。

      過去一個月,金融委會議多次點名“資本市場違法違規”,表示要對造假的上市公司、中介機構與個人堅決徹查,嚴肅處理;證監會主席易會滿也在“5·15全國投資者保護宣傳日”活動上表示,證監會近期集中力量查辦了一批市場關注度高、影響惡劣的重大財務造假案件,立案調查了多起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的上市企業。2019年以來,證監會已累計對22家上市公司財務造假行為立案調查,對18起典型案件做出行政處罰,向公安機關移送財務造假涉嫌犯罪案件6起。

      出重拳、用重典打擊財務造假已成為共識。獐子島涉案違法行為發生時,《證券法》尚未修改,處罰60萬已是法律規定的上限,證監會只能在法定范圍內追責。

      新《證券法》于2020年3月1日實施,違法成本已大幅提高,相關主體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最高可處1000萬元罰款。上述人士表示,未來證監會將用足用好新《證券法》賦予的法律手段,保持高壓態勢,嚴厲打擊財務欺詐等違法行為。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表示,行政處罰不是終點,造假企業還可能面臨民事賠償責任等,近年來,投資者維權意識越來越高,多數案件行政處罰結案后,投資者提起民事賠償訴訟,訴諸于法律武器維護權利,相關律師事務所及律師參與其中起到積極作用。

      公司董事長、高級管理人員和證券事務代表辭職

     

      獐子島公告,公司董事會于近日收到公司董事長、總裁吳厚剛先生,海外貿易業務群執行總裁勾榮女士,證券事務代表張霖女士遞交的書面辭職申請。

      另外,獐子島公告稱,收到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和《市場禁入決定書》。深交所當日向公司發出關注函,要求公司說明是否擬對2016年、2017年相關定期報告進行會計差錯更正;公司2018年、2019年是否存在《行政處罰決定書》所述結轉成本時所記載的捕撈區域與捕撈船只實際作業區域存在明顯出入的情況;公司是否存在股票應當被終止上市的情形。

    風險提示:本公司承諾提供專業咨詢服務,但不承諾投資者獲取投資收益,也不與投資者約定分享投資收益或分擔投資損失。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法律法規
扇貝“大逃亡”真相:證監會出動北斗衛星!獐子島只被罰60萬 扇貝:還我清白了
2020-06-28 08:52

 扇貝跑了,扇貝死了,A股臭名昭著的獐子島終于迎來“扇貝去哪兒了”最終季,證監會果斷出手,借助北斗導航衛星破解“扇貝之謎”,一連串“彌天大謊”被揭開!

  截至6月24日收盤,獐子島股價下跌1.29%報3.06元/股,總市值21.76億元。

  證監會借助北斗衛星找扇貝

  24日下午,證監會官網發文,依法對獐子島公司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案作出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決定,對獐子島公司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罰款,對15名責任人員處以3萬元至30萬元不等罰款,對4名主要責任人采取5年至終身市場禁入。

  基金君列了幾個重點給大家看看。

  1、對獐子島公司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案作出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決定,對獐子島公司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罰款,對15名責任人員處以3萬元至30萬元不等罰款,對4名主要責任人采取5年至終身市場禁入。

  2、獐子島公司在2014年、2015年已連續兩年虧損的情況下,客觀上利用海底庫存及采捕情況難發現、難調查、難核實的特點,不以實際采捕海域為依據進行成本結轉,導致財務報告嚴重失真,2016年通過少記錄成本、營業外支出的方法將利潤由虧損披露為盈利,2017年將以前年度已采捕海域列入核銷海域或減值海域,夸大虧損幅度

  3、公司還涉及《年終盤點報告》和《核銷公告》披露不真實、秋測披露不真實、不及時披露業績變化情況等多項違法事實,違法情節特別嚴重,嚴重擾亂證券市場秩序、嚴重損害投資者利益,社會影響極其惡劣。

  4、證監會借助衛星定位數據,對公司27條采捕船只數百余萬條海上航行定位數據進行分析,委托兩家第三方專業機構運用計算機技術還原了采捕船只的真實航行軌跡,復原了公司最近兩年真實的采捕海域,進而確定實際采捕面積,并據此認定獐子島公司成本、營業外支出、利潤等存在虛假。

  5、證監會一貫重視科技執法工作,在案件查辦過程中充分利用現代信息技術優勢,對相關數據進行深入分析挖掘,運用新技術、新手段查辦了包括信息披露案、操縱市場案、老鼠倉案等多起大案要案,有力地打擊了證券市場違法行為。隨著大數據、云計算等技術的廣泛應用,證監會稽查執法工作將更加智慧、更加高效、更加精準,證券市場違法違規行為必將無處遁形。

  證監會調查發現了獐子島的另外兩個違法事實。

  一是通過定位數據查明獐子島“秋測”存在虛假記載。

  2017年9月,獐子島披露了《關于開展2017年秋季底播蝦夷扇貝抽測的公告》,2017年10月25日,獐子島披露了秋測結果,即按原定方案完成全部計劃120個調查點位的抽測工作,對135萬畝海域的庫存進行預估,公司底播蝦夷扇貝尚不存在減值的風險。但調查人員結合衛星定位數據發現,抽測船只在執行秋測期間并沒有經過其中60個點位,船只根本沒有在這些點位執行過抽測。公司故弄玄虛,憑空捏造“抽測”數據,掩蓋自身庫存資產問題。

  二是延遲披露重大事項。

  2018年1月初,獐子島財務總監勾榮就知曉公司2017年凈利潤不超過3000萬。之前獐子島一直對外聲稱,2017年的盈利預估在9000萬至1.1億元之間。勾榮還向獐子島公司董事長吳厚剛匯報了此事,這屬于應當在2個工作日內披露的重大事項,但是獐子島并沒有按規定時間披露,直到1月30日,業績變臉的公告才對外披露,對投資者產生了誤導。

  專家介紹,北斗衛星導航系統是我國自主建設,獨立運行的衛星導航系統,其數據具有很好的時空特征,民用定位數據的精度在10米以內,能夠記錄漁船位置、航速、航向等。這一系統在調查中的創新性運用,讓獐子島自以為隱蔽的造假手段暴露無遺。

  調查組登島求解扇貝之謎

  船上導航成調查突破口

  據新京報報道,證監會調查發現,獐子島公司的每艘作業船只上,都裝有北斗導航系統。這一裝置的本來用途,是漁政部門為了預防船只在海上相撞而要求配置的。有了北斗導航,每艘船只的航行路線將會一目了然。

  能否通過導航得到獐子島扇貝船實際采捕的面積?調查組立即著手分析了解導航數據包含哪些信息,通過技術手段還原了扇貝捕撈船的航跡圖,為確保精確,調查組又聘請了中科宇圖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科宇圖”)和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東海水產研究所兩家機構,分別對獐子島扇貝船只的導航數據進行還原。

  結果顯示,兩家機構經科學分析得出的獐子島扇貝船采捕軌跡的還原圖高度接近,幾乎沒有差別。與此同時,經技術還原的兩張圖,與獐子島公司賬面記錄的情況相差甚遠。

  對于證監會的調查手法,吳厚剛曾對媒體表示“不能僅憑一個籠統的脫離生產作業實際而做出的航跡圖斷定做假”。

  知情人士透露,證監會此次調查,所用于還原采捕面積的導航數據軌跡全部屬于獐子島公司的扇貝捕撈船,由于不同的作業特征,漁船作業和扇貝捕撈作業的航行軌跡是不一樣的,不是屬于扇貝捕撈作業的軌跡,在分析時都已去除。

  上述知情人士認為,北斗導航還原出來的軌跡是最真實的,導航客觀上記錄的數據無法更改,這比任何人工書寫或輸入的數據都更為準確。“一開始沒有人意識到導航數據可用于還原采捕面積的情況,也就沒有人想到造假,這樣的數據是最真實的。”

  在獐子島一案中,海產養殖行業“肉眼不可測”的天然調查屏障,最終被數十顆導航衛星突破。

  肆意操縱財務報表,寅吃卯糧

  2016年,獐子島公司已經連續兩年虧損,當年能否盈利直接關系到公司是否會“暫停上市”。為了達到盈利目的,獐子島利用了底播養殖產品的成本與捕撈面積直接掛鉤的特點,在捕撈記錄中刻意少報采捕面積,通過虛減成本的方式來虛增2016年利潤。

  調查發現,獐子島捕撈面積的多少由公司負責捕撈的人員按月提供給財務人員,整個過程無逐日客觀記錄可參考,財務人員也沒有有效手段核驗,公司內控嚴重缺失??蓪嶋H上公司采捕船去過哪些海域,停留了多長時間,早已被數十顆北斗衛星組成的“天網”記錄了下來。

 調查人員正是利用客觀的衛星定位數據,還原出獐子島公司采捕船實際捕撈軌跡圖。

調查人員還聘請了兩家專業的第三方機構分別對衛星定位數據進行作業狀態分析,對捕撈軌跡進行還原并計算面積,三方分別還原出來的捕撈航行軌跡高度一致。

  通過對比:2016年,公司實際采捕的海域面積比賬面記錄多出近14萬畝,這意味著實際的成本比賬面上要多出6000萬元人民幣,這6000萬元成本都被獐子島公司隱藏了起來。

  調查人員還發現:獐子島在部分海域沒有捕撈的情況下,在2016年底重新進行了底播,根據獐子島成本核算方式,重新底播的區域的庫存資產應作核銷處理,又涉及庫存資產7111萬,需要計入營業外支出視為虧損。

  通過這兩種方式,獐子島成功地在2016年實現了所謂的“賬面盈利”,成功摘帽,保住了上市公司地位。到了2017年,獐子島故技重施,再度宣稱扇貝跑路和死亡,借此消化掉前一年隱藏的成本和虧損,共計約1.3億元。這種乾坤大挪移,把2016年的成本和損失移轉到2017年的做法,是典型的“寅吃卯糧”,操縱財務報表的行為。

  抽測數據造假,蝦夷扇貝庫存成迷

  獐子島在2017年披露的《秋測結果公告》中稱,公司在120個不同點位進行了抽測。但衛星定位系統數據顯示,抽測船只在執行秋測期間并沒有經過其中60個點位,這說明抽測船只根本沒有在這些點位執行過抽測。獐子島故弄玄虛,憑空捏造“抽測”數據,掩蓋自身資產盤點混亂的問題。

  戲精獐子島

  2014年起,獐子島家的扇貝經歷了集體“出逃”、“餓死”之后,在這6年間一再上演曲折驚奇的、來來回回的“精彩續集”。

  2014年10月

  獐子島的扇貝“突然跑了”,震驚整個A股市場。獐子島集團公告稱,公司進行秋季底播蝦夷扇貝存量抽測,發現存貨異常,公司因此第三季度虧損7.63億,而虧損的主要原因是北黃海異常冷水團等。

  2018年2月

  到了2018年,獐子島的扇貝又因“餌料短缺,長期處于饑餓狀態”,以致于“餓死了”。2018年2月,獐子島公告稱,對底播蝦夷扇貝進行2017年末盤點時,發現存貨異常。經海洋牧場研究中心分析判斷,降水減少導致扇貝的餌料生物數量下降,養殖規模的大幅擴張更加劇了餌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溫度的異常,造成高溫期后的扇貝越來越瘦,品質越來越差,長時間處于饑餓狀態的扇貝沒有得到恢復,最后誘發死亡。

  2019年4月27日

  獐子島發布一季報,公司一季度虧損4314萬元,理由依然是“底播蝦夷扇貝受災”,俗稱“扇貝跑路”。

  2020年5月

  “國家部局組織的專家調研組認為:近期獐子島底播蝦夷扇貝大量損失,是海水溫度變化、海域貝類養殖規模及密度過大、餌料生物缺乏、扇貝苗種退化、海底生態環境破壞、病害滋生等多方面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

  戲稱:扇貝游走了,扇貝回來了,扇貝餓死了,扇貝這回水溫不好,喝死了。

  獐子島的扇貝,我們真是是看著你的連續劇長大的!

  監管層嚴打財務造假

  近期監管層在陸家嘴論壇上表示,強化對市場中介機構的監管,大幅提高對財務造假等違法違規行為的打擊力度,加快推動證券代表人訴訟機制落地,更好保護投資者利益。

  過去一個月,金融委會議多次點名“資本市場違法違規”,表示要對造假的上市公司、中介機構與個人堅決徹查,嚴肅處理;證監會主席易會滿也在“5·15全國投資者保護宣傳日”活動上表示,證監會近期集中力量查辦了一批市場關注度高、影響惡劣的重大財務造假案件,立案調查了多起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的上市企業。2019年以來,證監會已累計對22家上市公司財務造假行為立案調查,對18起典型案件做出行政處罰,向公安機關移送財務造假涉嫌犯罪案件6起。

  出重拳、用重典打擊財務造假已成為共識。獐子島涉案違法行為發生時,《證券法》尚未修改,處罰60萬已是法律規定的上限,證監會只能在法定范圍內追責。

  新《證券法》于2020年3月1日實施,違法成本已大幅提高,相關主體披露的信息有虛假記載、誤導性陳述或者重大遺漏的,最高可處1000萬元罰款。上述人士表示,未來證監會將用足用好新《證券法》賦予的法律手段,保持高壓態勢,嚴厲打擊財務欺詐等違法行為。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表示,行政處罰不是終點,造假企業還可能面臨民事賠償責任等,近年來,投資者維權意識越來越高,多數案件行政處罰結案后,投資者提起民事賠償訴訟,訴諸于法律武器維護權利,相關律師事務所及律師參與其中起到積極作用。

  公司董事長、高級管理人員和證券事務代表辭職

 

  獐子島公告,公司董事會于近日收到公司董事長、總裁吳厚剛先生,海外貿易業務群執行總裁勾榮女士,證券事務代表張霖女士遞交的書面辭職申請。

  另外,獐子島公告稱,收到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和《市場禁入決定書》。深交所當日向公司發出關注函,要求公司說明是否擬對2016年、2017年相關定期報告進行會計差錯更正;公司2018年、2019年是否存在《行政處罰決定書》所述結轉成本時所記載的捕撈區域與捕撈船只實際作業區域存在明顯出入的情況;公司是否存在股票應當被終止上市的情形。

風險提示:本公司承諾提供專業咨詢服務,但不承諾投資者獲取投資收益,也不與投資者約定分享投資收益或分擔投資損失。 市場有風險,投資需謹慎。
金巴黎彩票苹果 猜大小单双的彩票软件 网络投资理财平台如何追回资金 天津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解 广东快中彩开奖记录 今天的福彩3d预测 东方6十1开奖 pk10免费计划软件哪个好 天津时时彩几点停售 深圳风采35选7开奖公告 金7乐开奖结果查殉